<b id="ksc0k"></b>
    1. <tr id="ksc0k"><xmp id="ksc0k">

      [2018年校長獎]付英超:才杰振奇響,壯氣思經綸

      時間:2019-01-16 16:56:28 來源:學生管理辦公室 作者: 編輯:

      初次見到付英超時,他正端坐在座位上看書,雙手捧著一本南北朝史讀得津津有味。僅從外表而言,似乎很難看出他有什么異于常人的地方。若是坐下來細細交談一番,便可以察覺到和一般學子不同的端倪。我們在采訪的閑暇和他聊天時,他從“剛疾清峻”的嵇康談到“暮年詩賦動江關”的庾開府,如指點江山一般,勾勒出一個名士們放羈狂蕩的動蕩六朝。在隨后的交流中他也始終保持著一種沖謙自牧的風度,或許這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的一個鮮明例子。

       

      1.求學經歷

      我在高考之后考入山東大學文學院聞一多班,逐漸確立了從事中國古典學術的一個目標。因為認為自己比較適合古典學術的方向所以我大二就轉到尼山學堂了我在這里開始接受了比較傳統的學術訓練既有學術論文的寫作又有學術項目的鍛煉我在大二下學期就開始確定研究漢魏六朝文學的方向。明年會去南京大學文學院直博,方向還是我理想的漢魏六朝文學和古典文獻學方向


      付英超 (2).jpg

       

      2.對你幫助或影響比較大的事情。

      大二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心情很低落,杜澤遜老師知道了之后把我叫到了辦公室。他很照顧我的感受并沒有問我情緒低落的原因。只是很輕松地跟我談論一些學術界老前輩的故事,并引出他對人生、學術甚至愛情的看法還幫我理了自己從事漢魏六朝文學所需要的知識結構。那次談話從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一名長江學者放下手上的事情,陪我聊了整整五個小時,這是當時的我所驚訝的最后杜老師說了一句,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有什么問題可以找我聊聊我非常感動。那次談話讓我受到了莫大的鼓勵和安慰,我一直銘記于心


      圖片1.png

       

      3.分享一下學習方法或者經驗、心得。

      葛兆光在《古詩文要籍敘錄·序言》中引用了句話,“大凡做古代中國學問的人,只要一出手,內行就能看出他的底子,是來自經學的訓練,還是來自二十四史,是打了《說文》的基礎,還是讀透了《四庫全書總目》,這就像是學寫字的人,是打小臨的顏真卿,還是自幼學得柳公權,瞞是瞞不住的。”

      這是做學問的根基,也是我們學堂一直強調的讀典的原因所在。

      拿我自己做例子,我想要做漢魏六朝的文史研究,杜澤遜老師和程章燦老師對我首要的要求都是先把二史八書給讀完杜老師甚至建議我把魏晉南北朝的書全部讀完,這是一種比較傳統的路數。通過讀史書以了解一個時期的歷史背景是必需的,但現在問題在于要不要逐字逐句地去看完這十種書甚至整個魏晉南北朝留下來的書,因為現在我們面臨著三個方面的新情況。

      一是我們現在做研究的方式已經和古人大不相同,互聯網和古籍檢索日益成為我們的主要研究手段這讓我們在查找文獻和史料方面變得空前便利,再也不用像前輩學者一樣一本書一本書地查了。但帶來的問題是什么呢,帶來的是對文獻的陌生。就像劉心明老師在文字學課上講過的,文字的發明讓人類大腦的記憶能力減退。雖然我們無法否認技術變革帶來的巨大進步,但技術的進步對于我們而言卻不都是好處有很多人因此走上了投機取巧的道路,弱化了對文獻的掌握能力。

      二是前人留下的學術成果太多,新一輩學者的學術著作汗牛充棟。在我們因為技術進步忽略傳統文獻及學術訓練的同時,把更多的精力用來研究前輩和同輩學者留下來的大量著作。當然這和現在論文寫作需要大量詳細的文獻綜述有關,如果我們志在研究某一方面,仔細閱讀更多的原典對我們的好處是遠遠大于閱讀學者著作的。不過對我們本科生而言,我們更多的是一種學術追星的心理我不否認我自己也有這方面的問題,但在進入大學最后一年的時候回顧過去,我覺得自己讀過的很多書都對自己價值不大,引用的很多論文也都水準不高。這并不是說這些成果沒有價值,但在閱讀這方面就顯得有些避重就輕了。

        這需要我們提高鑒別能力,甄別對自己真正有價值的著作和論文。杜老師曾對我說,讀書就讀陳寅恪、周一良這種第一流學者的書,就是針對學術著作而言的。學會對學術著作劃分等級,也是深入進行學術研究的必備能力之一

      三是西方理論與海外漢學的影響。古代的研究大多是分為漢學和宋學,在學術轉型之后的現在,宋學的話語體系已經西化。考據與理論的分野還在,只是掌握上層理論話語權的卻已經是西方理論。另一方面隨著中外交流的不斷加深,海外漢學的成就和水平日益提高。原因在于海外漢學往往采用新奇的視角和方法,這樣會有較容易的學術產出因此對于現代學術規范有著天然的優勢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做學術的方法。在這種學風的影響下,我們也常常會用西方理論體系做中國傳統的文史研究其實這應該是漢學家的工作,而這種工作的目的是驗證西方理論體系的普適性我們應該把握好的學術根本仍應是漢學或而非西方漢學

           講了這三個方面,其實我自己的傾向也已經很明顯了我自己還是更傾向于進行傳統的學術訓練無論是史書、四庫還是經學、小學,我覺得這才是做中國古典學術的根砥。

      圖片2.png

       

      4.學術研究方面特別欣賞或佩服的人。

            自然是杜老師了。之前姚文昌師兄在轉發杜老師《答吳雨軒問俗本》的時候寫道“弄清楚是一種本事,說清楚是另一種本事”,學界公認杜老師是學問又好講得又好的人,杜老師談起藏書家、談起四庫修纂那些事情的時候如數家珍,沒有真學問的人是做不到的。而杜老師最敬佩的也是那些有真才實學的前輩,像杜老師說當年開會龐樸先生在場,其他人都不敢說話,就是因為龐先生學問太大。此外杜老師對我們學堂學生的關心和愛護、對學術和工作一絲不茍的責任心,真的是可謂為人師表所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就是我對杜老師的一種態度了。

      存性自然,博雅無華。琢磨著典籍中的光影,擔當著傳承文脈的重任。慷慨而歌,向陽而行,尼山學堂的學子中華傳統學術研究的道路永不停步。


      成人在线AV在线视频91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