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ksc0k"></b>
    1. <tr id="ksc0k"><xmp id="ksc0k">

      [2018年校長獎]于東睿

      時間:2019-01-16 17:00:37 來源:學生管理辦公室 作者: 編輯:

      物理學院本科生黨支部書記,直博北京大學,山東大學普通生田徑隊跳隊隊長,物理學院田徑隊創立者,問鼎山大速度與遠度巔峰的普通生……從學院學校到省內,從跑道沙坑到領獎臺,從參與者到領跑者,于東睿三年來的大學生活,一步一個腳印,丈量出一個人潛力的高度和遠度。


      于東睿2.jpg

       

      從物理到田徑

      于東睿是一名物理學的本科生,但提到他的名字,大多數人腦海里想到的第一個詞往往是“運動員”。他一反人們對理工科學生那種木訥、專心學術印象的認識,尤其熱愛體育鍛煉:從小學開始開始練習跆拳道,十幾年一路走來,拿到了世界跆拳道聯盟第十二條腰帶——黑帶二段,并在過程中廣泛學習空手道、散打、柔術等,打下了良好的身體條件基礎。

      大一在沒有田徑訓練基礎的情況下,憑借出色的身體素質,于東睿被老師發掘選入山東大學普通生田徑隊,三年來,他不僅在校內各種比賽上所向披靡,也代表學校南征北闖,在各種大賽中為山大爭得榮譽。

      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于東睿在田徑方面有今天的成績,絕不是一蹴而就,一次次第一個沖線、站在山大田徑圈的巔峰,全都是無數的汗水與血水澆鑄而成。于東睿說:“可以說所有的競技體育都需要兩個方面:身體素質和專項技術,而田徑是我接觸過最傾向前者的運動,這是它最吸引我的地方。”在物理學院這樣一個學術氛圍濃厚的學院,于東睿頂著每天的學業壓力、實驗室的實驗壓力、黨支部的工作壓力,幾年如一日地堅持冬練三九,夏練三伏。進入田徑隊后第一次訓練課是小力量,從午睡后練到天黑,練到吃飯時一坐下腿就抽筋,幾天都緩過勁來;冬訓,日均三個半小時,大到匪夷所思的訓練量,跑完不知道第幾個300米后大口喘氣仍然感到缺氧,讓人躺在地下,恨不得把肺直接暴露在空氣中;長時間成績沒有提升對自己產生的質疑,訓練后灌鉛一樣的雙腿,跑吐后嘴里的酸澀……

      保持著田徑隊最高的訓練出勤率,于東睿的身體也一次次被這種幾近瘋狂的狀態摧殘,力量訓練時被180公斤重的杠鈴砸到腿和腳趾,他修養了一周就帶傷重新回到了田徑場;2017Spartan Race比賽,全身多處被鐵絲網劃破,血順著臉頰流到地下,雙腿抽筋,他依然逼迫自己以超快的速度完成了全程12公里的障礙越野比賽……他始終堅信,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用比賽的狀態應對訓練,而比賽的狀態就是不遺余力。”也正是這些痛苦,造就了于東睿在跑道上直起身就能甩開第二名的速度,造就了他起跳就能六米以上的遠度。

      于東睿對體育的熱忱和執著,是在他十幾年在對抗競技、競技體育中摸爬滾打中一點點建立起來的。認定的事哪怕會弄得傷痕累累也要竭盡全力。

      于東睿.jpg

       

      從一個人到一群人

      作為一個大學生,尤其是作為一名大學生黨員,于東睿認為,田徑的定義不能止于一種競技體育,它是一種健身的形式,尤其是比較小眾的一種,應該在身邊的同學中推廣開來。

      于東睿在2016年成立了屬于物理學院自己的田徑隊,這支從一個每級僅有150人的學院中組建的隊伍,年年在校運會上奪得一二名,年年都能向校隊輸送幾名優秀的隊員。而對于更大一部分身體基礎薄弱同學,田徑尤其是短跑、跳躍這類爆發性的項目是不適合的,針對這些同學,于東睿便借著學校團委“學伴計劃”活動的展開進行立項,除了帶領需要的同學進行跑步等活動,還針對學校體測的內容進行關于訓練、測試注意事項的講解。于東睿說,提倡他們最開始用自重訓練為將來更系統、難度更大、強度更高的訓練打好基礎,即便不進行進一步的訓練,只是提升一下身體素質,我們學伴計劃立項的目的也達到了。

      對于東睿來說,田徑除了是最大項的競技比賽,也是提升身邊同學們整體身體素質的簡單、行之有效的方法,物理學院三年來在他的帶領下,已經形成了非常好的健身鍛煉氛圍,除了校運會,在澎湃杯健身體能技能大賽、校園接力跑等各項比賽上,物理學院的隊伍也都是最耀眼的那一個,也正是因此,物理學院有了另一個名字——“物理體育學院”。

       

      從山東大學到北京大學

      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

      從大二逐漸確定自己畢業后方向后,于東睿過上了一段比高三更緊湊忙碌的生活:上課在中心、實驗在洪樓,繁重的實驗往往讓他在實驗室一呆就是從上午到晚上。可他并沒有因此就放棄了田徑訓練,習慣七點多起的他硬生生把自己的睡眠時間壓縮了近兩個小時——午睡時間用來學雅思,早上六點起訓練后吃飯上課,每日如斯。

      “逼一逼自己才知道行不行。”

      苦心人終不負,一年后于東睿憑借90多分的績點,基地班第四名的成績以及眾多科研獎項,成功通過了中科院、中科大、南京大學、北京大學等物理強校的初試和面試。

          “一名田徑運動員的黃金年齡是24歲左右,就是你畢業以后。”于東睿的教練說。

      也正是這句話堅定了于東睿在畢業后繼續訓練的決心。在北京大學夏令營時,他就找到了北大的田徑隊并和他們一起訓練。“就是那一天,我在北大找到了‘組織’——我今后深造和訓練的地方。大學生活總算有了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吧。”


      于東睿1.jpg

       

          如阿諾德施瓦辛格所說:I hate plan B.”只有全力以赴,不給自己退路和后悔的機會,所以才會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句話。長此以往,讓于東睿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飛的更高,跳的更遠。

       


      成人在线AV在线视频91国产